第四十二个银叽

【知乎体】一个叶粉的自我修养

你亲爱的达瓦里希:

知乎体,荣耀位面的普通叶粉视角,时间线在第十赛季常规赛后期,无cp。


可以联动之前的那个论坛体(连接在下面)。










当叶粉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最近在论坛看到一个帖子【看到最近猖狂的叶粉,宛如梦回十年前】,对画风清奇的叶粉感到好奇,采访一下当事人们,问一下当叶粉是种什么体验?


 


 


1037个回答


 


一只地鼠


君莫哈哈哈哈、吹叶是一种生活态度等5029个用户赞同了该回答。


 




不邀自来。


久违地上知乎查点生活方面的小建议,在首页看到这个提问简直心头一动就进来了。


真正的叶粉即使十五年也会纠缠不休下去,谢谢。


 


有人可能说我吹逼,现在都才第十赛季,哪儿来的15年,这是当然是夸张了,我只粉了他十一年而已,蛐蛐四年怎么可能见异思迁。不过即使他以后退役了,不再出现在公众的视线里,说真的我觉得这个人我再喜欢十年也不会腻。


一个叶粉的自我修养而已。


不算什么证明的证明,一区首版卡和账号,叶修相关周边,和我这么多年的荣耀相关答题记录,免得有人说是分享我现编的故事。


【图片】【图片】【图片】


 


慢慢说,可能絮絮叨叨地有很长。


 


喜欢我叶的第一年,并不知道他叫什么。


算是个开服咸鱼,买了首版卡也没有马上去玩,那时候我才14岁,是个风华正茂的中二美少女,你不要看我年龄小,不是所有美少女都只喜欢看综艺追星热爱腐文化,反正死肥宅是不分年龄性别的,笑。


虽然我在steam圣诞打折氪金,源氏也不贼6,渣基三,可是我知道,我是个会喊德玛西亚的好女孩。


反正我就是入坑了当年宣传得铺天盖地的荣耀,还好我爸也玩,家里电脑也安了读卡器,稳。


然而初二初三并没有那种闲暇的时间去玩,我那时候读的是住宿制的学校,最后直到初中毕业的那个暑假我才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接触到荣耀。


那时候我随便的选了战斗法师,因为甘道夫说不能近战的法师不是好的狂战士,战斗法师听起来就很像能满足中二美少女又想当高贵的法阶又能近战肉搏的梦想,虽然实际上也没啥问题。


我第一次看到“一叶之秋”这个名字,是在论坛精品区的战斗法师攻略里。


真是壮观啊我记得,战斗法师的攻略那时候说不上多,但是也绝对算不上少,浩浩荡荡一大页基本上都是这个账号下发表的攻略,我还蛮吃惊的,心想肯定是个dalao吧,然后慢慢悠悠多多少少地看了点。


反正现在也还找得到,直接在精品区搜一叶之秋翻翻就能看到,什么职业都有,他在所有人都还在开荒的那个年代,就已经牛逼得要命。


啰嗦了半天,说说我第一次见到一叶之秋吧。


他的大名当年在第一区就无人不知啦,就想君莫笑之于第十区那种知名度,但是一开始我也只是只闻其人不见其身这样,毕竟是个咸鱼低玩很难参与到他所在的那种高端战场。


然而有一天走了狗屎运一样的,我在野外练级的时候,很偶然地遇到了野b战场并躲起来看了半天。


啊啊啊,那个画面,即使现在想起来也觉得心动不已,一见钟情你们懂吗?


野战现场的混乱谁看谁知道,我叶就在那个种混沌的场面里,提着却邪,一杆战矛,像是盘古开天辟地,杀出了一片清明。


我知道肯定有人要说我粉丝滤镜厚得就像生命的白银,但是野战那种环境下真是摩肩接踵人头涌动,一叶之秋杀进去的时候我还不知道那是谁,但那种锐不可当的,虽千万人吾往矣的那种气势,深深地深深地震撼了我。所以即使我叶后来有了心脏之名,换成了君莫笑的散人快打,提起他,我心里都会想起那个夏天里,那个人带着他的战矛势如破竹地杀进乱围里,点燃了世界。


我那时候就在想,沃日,好几把酷炫。


中二病的热血在一瞬间就被点燃了,真的帅爆了,后来都说王杰希周泽楷有煽动性,但是那一瞬间我只想站在这个人背后摇旗呐喊为他献上祝福,他要去征服世界。


后来我木呆呆地没反应,被人杀了都没注意,灰掉的画面里一叶之秋已经搞定了一切抽身离开,但是我心里的那幅画面可能永远也不回褪色了。


我复活回城以后加入了嘉王朝,那时候荣耀已经有一些小比赛,要有职业比赛的消息已经传出来了,我就想我要当这个人的小粉丝,我要看他站在最高处。


后来我努力地升级,技术还行终于算是混进精英团当了个替补,也跟在队伍的最后被他指挥着打了几次本,我叶那时候还不是现在这种懒散的烟嗓,声音真是清锐又自信,想来真是年少轻狂。


他指挥的时候有时候得空了,还会指点团里的人几句,我跟着下本的那几个录的视频,我现在都还存着,他和我说,最后那个小战法节奏要跟上哦,啊那时候我想,我应该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粉丝了。


他从来不会让人失望,从来。


 


喜欢我叶的第二三年,他叫叶秋。


高二刚开始的时候,荣耀联盟的职业联赛开始了,第一次比赛前我们都在公会频道里给他刷我们会是冠军,他说那是当然的,那么我们都相信嘉世会是最后的胜者。


终于知道他叫叶秋,我周末回家抽空看比赛,叶秋也好一叶之秋也好,他的比赛视频我还学着做过剪辑,一叶之秋only,叶秋语音only,对,痴汉,我特别喜欢他,听听他那种特有的实话实说般的嘲讽我都开心。他露面不露我好奇过,但是到最后也无所谓啦,我想看他提着却邪一往无前杀到荣耀的巅峰。


然后他夺冠了,我在期末复习的自习课上抱着同桌的手机暴风哭泣,吓得他和我说话都小心翼翼。


我觉得特别好,最后的那个小战法跟上了,像是征服了自己脚下的一亩三分地。


 


喜欢我叶的第四五年,嘉世王朝三连冠。


第二年夺冠的时候我抱着我的闺蜜阿姆斯特朗加速旋转,开心得想要裸奔三圈。


第三年夺冠的时候我在教室的角落里抱着我同桌的手机疯狂锤大腿,他的腿,想要放声大笑又想嚎啕大哭,我叶那么棒,世界都是他的。


那种快乐x3的感觉真是难以形容,那种幸福溢满心底,一叶之秋在屏幕里挥着却邪,我就感觉……我说不出来那种感觉,就像是我只要跟在他背后,就能跟着他征服世界。


叶秋对于斗神时代走过来的所有粉的影响都是难以磨灭的,对叶粉更是不用说,就像我们粉丝群里有几个前辈,成家立业好久了,即使游戏不再玩了,还会关注叶修的比赛,进了季后赛必到现场,叶神被黑的时候,都一群中年人了,还咬牙切齿地撸起袖子去论坛和人撕。


“别人我不知道,”一个都当老总的人生赢家的哥们儿当时和我们说,“只要你看过秋神那时候扛着嘉世向前冲的那些比赛,你就知道他肯定不是那种人,我不会信的。”


他在之前从不出现在媒体面前,除了比赛也没什么话,访谈屈指可数,但是你就是会情不自禁地相信他,信过他超过自己,他就是有这种人格魅力。


反正这感觉你荣耀粉里除了中老年叶粉都没人体会过,解释了也没法懂,想来还有点寂寞。


 


虽然我的梦想不是打游戏,但是这不妨碍你叶成为我前进的动力,比什么都管用,我的学霸同桌是霸图粉,我想我怎么能败给我叶的手下败将的粉丝,我就开始拼命用功学习。


哇你们可能真的不能想象偶像可以带给人什么力量,我高考开始前的那几分钟,手里捏着笔,紧张得要死,手抖得几乎写不了字,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然后我想到他,心里面一遍又一遍地念叶秋和一叶之秋,我就冷静下来了,我叶可以夺冠,我当然也可以好好地高考。


然后我就冷静下来,开考的铃声混着空调送风的声音也撼动不了我想考好的心。


中二病不会毕业,也无所畏惧。


 


喜欢我叶的第六年,还是超喜欢他。


第四赛季的决赛是我第一次去现场看比赛,跟在嘉世的粉丝团后面,青岛那场,季冷自爆带走我叶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懵了,全场都懵了,之后解说和霸图粉就疯了,我脑子一片空白,直到荣耀出现在大屏幕上霸图粉开始欢呼,我都没反应过来。


哎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好,之前从来都是别队粉仇视我们叶粉嘉世粉,万万没想到我还有和霸图粉撕逼的一天。


嘉世走的时候谈不上多垂头丧气,但是我心里还是一抽一抽的难过,三连冠风光无限的时候我叶不出场,我想他也一定在某个地方开心着,如今丢掉冠军,大概也在那个地方暗自抽烟。我不觉得他会悲春伤秋,一叶之秋肯定还会提着却邪撕开一切,他那么强又那么温柔,我喜欢的人是世界上最好的战斗法师。


哎说不清那时候的感觉,我组织不好语言,大概就是我觉得很难过,我叶大概也有点难过,但是谁都不会怀疑,他肯定还会一如既往地,扛着嘉世锐不可当地踏着炫纹向前冲去。


其实你们总说斗神这个称号是给一叶之秋的,但是实际上我觉得所有的称号其实都应该给操作者,毕竟那个凌厉得不可一世的角色,是叶修操作出来的。孙翔的一叶之秋和叶修的一叶之秋战斗风格差别就很大,虽然同样强大,但是我更喜欢叶修那种潇洒又自信【停停停你不要再吹了。


我还是很喜欢我叶,失败是成功之母,我叶是荣耀之神。


 


喜欢我叶的第七年,并没有七年之痒。


十分奇怪,因为学业我对荣耀的关注度下降了,但是对我叶,还像是一见钟情的那一天。


硬要举例的话就像追星的小姑娘,他的周边我收集得不太齐全,但是一看到一叶之秋的画面,我都忍不住捂住心口,啊还是那么酷炫。


嘉世的成绩不再像以前一样耀眼,但他在我心里还是闪闪发光的,冠军没了当然会失望,但是我还是保持了一叶之秋only的视频剪辑,现在都还在我的网盘里,10个G你敢信?荣耀论坛的叶版里还有我的精品贴呢。


补充一句,我不是太太粉也不是腐女粉,叶橙这个cp也不差不多从这一年开始成为荣耀的国民cp,如今还是如日中天的,偶尔刷论坛看到腐向同人楼第一句都是不带叶橙可见真是感觉梦回十八。


恕我直言,只有荣耀女神才配得上我叶,除此之外谁都不行。


啊怀念过去就感觉我自己老了,那一年我在第五区开了个新号玩,非常非常不可思议地,遇到了他的小号。


我心里的高玩乃至于我在论坛里听说过的职业玩家,即使在游戏里感觉都是一身高配的橙装宛如在发光,那时候夏休期时不时都有职业玩家在神之领域抢个boss什么的都是一身顶级橙装,所以在看到我叶小号的时候,我简直不相信是他,不过你们现在大部分都知道了,叶修帮兴欣抢boss的时候那叫一个随便,一身环保随便什么职业就去了,反正技术碾压。


由于痴汉好几年我对叶修的声音其实挺熟悉的,再加上叶版有他的音源分析贴,我自己都做过叶修的鬼畜,不知道还在不在G站。


听到那个装备简陋的魔道学者传出我叶的声音的时候我根本不敢相信,我生怕是搞错但是又忍不住地期待,小心翼翼地喊了一句是叶神吗?他转过头来有点惊讶地问是嘉世粉吗,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说了句不算是,是您的粉丝,喜欢您好久了。


他也没在意,笑呵呵地说那都一样啦,接着用那种打着商量的语气和我说,不要告诉别人啊,副本要是掉了秘银吊坠一会儿送我。


我当时都要窒息了,捂着嘴不想让自己失态,整个副本过程浑浑噩噩不过靠着本能还算没出什么岔子,简直感觉幸福在疯狂地捶我家的门,快乐扼住了我的咽喉。


其实我有秘银吊坠,虽然最后副本没有掉落装饰类,他还是送了我一根发带,绿装,说我这小号上也只有这个啦,下次有机会送你更好的,接着就听到那边有人叫他去干别的了就下线了。


我简直要幸福爆炸,感觉可以表扬胸口碎钻石再加十个阿姆斯特朗270°旋转后空翻。


你说说我为什么喜欢这个人,他值得全世界喜欢。


 


喜欢我叶的第八九年,一如初恋。


嘉世成绩下滑的这两年,我还是很喜欢他。


我渐渐成为一个现充,同时也进入叶粉养老状态,我一开始的加入的那个叶粉群不少人也变成了现充,有人退出也有新人进来,但是不变的是留在这的大家都还是很喜欢他。


也见到有人谈他嘉世配合差,论坛开始有人说斗神跌落神坛该改朝换代了,说句实话不难过是假的,但我想啊,像他那样的人,也许真的不需要粉丝什么的,因为他从来不在意,一叶之秋的单挑战绩依旧很强,舆论干扰不了他,其实需要他的始终是我们这些粉丝。


我所在的那个叶粉群属于年代比较久远的群了,大家都是斗神时代入坑或者更早的,年龄和叶神差不多或者更大,我之前就说了,他有一种让人信任和安心的气场,好些人多说过,啊还好有叶神不然xxxx我就坚持不下来了,一想到他,就又多了一点点坚持下去的动力。


我知道论坛里很多人说叶粉的自嗨能力和脑补能力一流,但是也不想想是什么造就了我们这份自信。


他有这种魅力,他对有些人来说不仅仅是一个厉害的电竞选手一个偶像,更多时候你看到他还站在那片赛场上,对很多人来说就是一种无言的鼓励了。


却邪势不可挡,炫纹熠熠生辉。


 


喜欢我叶的第十年,他退役了。


写完想了想还是连着十一年一起写了吧,中间不知道怎么分段。


说到这个地方我难免有点情绪激动,我写下这个回答,就像是在怀念我整个青春。


看到嘉世的公告的时候无异于天崩地裂,真的,我当时还在上班,白底黑字一点一句,就像突然丧失阅读中文的能力,头脑一片空白,不知今夕何夕。


我办公室有个前辈,之前一直不是很熟,看起来非常严肃又死板的中年男人,当时哗啦一下站起来冲出去,过了好久我呆愣愣地看着他红着眼睛回来,隔壁桌的小姐姐和我说,好像是那位前辈的喜欢的选手退役了。


我后知后觉地想,原来觉得世界都毁灭了的人不止我一个啊。


群里当然爆炸了,唉,再加上电视台的那些剪辑和催泪瓦斯,真的,眼睛都哭肿了,怎么化妆都盖不住。


有的人直接A了荣耀,也没有人拦着。


我当时特别矫情地想,怎么会有这么冷的冬天,小战法再也跟不上了。


那段时间人都瘦了,我妈视频的时候还问我是不是失恋了。


再之后一点的事情大家也知道了,君莫笑在第十区横空出世,嘉世开始明里暗里黑叶修,那时候嘉世粉黑叶修就开始有苗头了,粉群群主当时就发公告,原话是:“叶秋是什么样的人,群里各位粉了这么多年各有心里的计较,如果还喜欢的当然可以留下,不过如果喜欢他连信任他的人品都做不到,那我们可以好聚好散,想要离开不用打招呼,理性讨论适当,引战禁言,拐弯抹角酸里酸气的黑直接踢。”


后来嘉世出局,情况像是野狗脱肛,叶黑越来越多,论坛一天撕好几页的主题帖,舆论大环境几乎一边倒向嘉世,叶版几乎被爆破。


但是叶粉什么时候怂过啊,斗神时代的时候我们就横着走,嘴炮不输jjc不虚,都说粉随蒸煮,他这么好,我们难道要给他丢脸?我叶即使是退役了,不帮着你嘉世了,那也是他的选择,还轮不到你们这些辣鸡来黑他。


不可能忍得了,真的,群里好多潜水的人都出来了,一排马甲号换着上去撕叶黑。


后来起起伏伏好几次,虽然叶神一直没出来说过,不过他从来不出现我们也习惯了,该打的jjc还是要打。舆论变向,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看得出来有人在操作在买水军,然后我们撕黑就有了调度。


包括在叶版的撕逼也是一直有调度的,叶版的好几个千人大群里,大小版主和管理都在。


很长一段时间内入群须知就一句话:“别人怎么黑叶神无所谓,但是记住,作为一个叶粉,不准给他抹黑。”


挑战赛的时候事情进一步发酵,在爆出叶修就是叶秋的时候事情达到高潮,我现在很难回忆起当时那种状态了,没有谁不难受,说着我们是叶粉,但是嘉世也是叶神扛了这么多年带着打下王朝的队伍,这种抉择简直就像你爹妈离婚你决定跟谁一样难以抉择,脱粉的人太多了,但是你知道他们只是难过。


太难了,太难过了,难过到甚至怀疑自己,有人在群里说:“要是叶修出来说一句就好了。”我隔着屏幕都体会到那种近乎绝望,没有支持的战斗太累了,你知道他不是那种人,但是又从来都没有解释,我有时候都会想我是不是在为了个不那么好的人在做这些无用功,我喜欢的也许只是我心里对这个人的一种印象,但是没有人放弃,坚持到这个时候谁都不想放弃了,维护叶秋几乎成了我们的本能,大家互相鼓励,说等到挑战赛结果出来,就一切都明了。


有时候实在是累到不知道说什么了,我就会上游戏看看他送给我的那个绿装发带,想起他说小战法要跟上啊,我就想,醒醒,你叶会是他们瞎几把黑的那种人吗?


当然不是。


我把这个发带的截图和故事发到群里,死水沉沉的大家又讨论起来,讨论跟着叶修下过的本抢过的b,气氛好了很多,我们这种老粉在嘉王朝的时间那么久,总是多少有点和偶像接触的经历的。


你一旦想起你当初为什么这么喜欢他,你又会燃起那种信任,发自内心地觉得,叶秋也好,叶修也罢,那么喜欢荣耀的斗神,怎么会是他们说的那种毫无仁义反水母队的坏人呢。


最后兴欣赢的时候,真相大白的时候,大概所有人都在哭,群里大家话都说不出来,一个劲地发祝贺彩那个小礼花的emoji,我的那个中年叶粉同事在部门的微信群里发了一个超大的红包也不说为啥,我想了想,上淘宝给兴欣寄了个烟灰缸。


那可不是吗,我喜欢的那个人,还是我心里的荣耀之神。


 


现在他又重新回来啦,一叶之秋也好君莫笑也好,我匮乏的语言很难形容他具体有多好,说了半天都在吹他,不过我们叶粉的日常也就是吹叶了,现在他要带着他的小网吧队一路冲向季后赛了,他说要力争总冠军,我就相信他会拿到总冠军,刚刚喜欢他的时候我就坚信他不会让人失望,从来都不。


他的生日刚好也快到了,那我就在这里提前祝他一句生日快乐吧,明天起床认真上班拿工资,筹资给他在h市投放生贺广告我们也做了好几年了,今年也不会例外。


 


祝我的荣耀之神,这一生武运昌隆,一往无前。


 


编辑于2025-05-20










一个瞎扯的故事,写的时间间隔有点长,有一部分感想是来自我自己,当初追连载的时候追到兴欣夺冠的我真是和我的同学一边排着体检的队伍一边涌豹着哭泣,他那么好,真的可以当做一种动力放在心里,高三最后我就是这么过来的,说我是中二病我也认了,确实这样的。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知乎体】一个叶粉的自我修养

你亲爱的达瓦里希:

知乎体,荣耀位面的普通叶粉视角,时间线在第十赛季常规赛后期,无cp。


可以联动之前的那个论坛体(连接在下面)。










当叶粉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最近在论坛看到一个帖子【看到最近猖狂的叶粉,宛如梦回十年前】,对画风清奇的叶粉感到好奇,采访一下当事人们,问一下当叶粉是种什么体验?


 


 


1037个回答


 


一只地鼠


君莫哈哈哈哈、吹叶是一种生活态度等5029个用户赞同了该回答。


 




不邀自来。


久违地上知乎查点生活方面的小建议,在首页看到这个提问简直心头一动就进来了。


真正的叶粉即使十五年也会纠缠不休下去,谢谢。


 


有人可能说我吹逼,现在都才第十赛季,哪儿来的15年,这是当然是夸张了,我只粉了他十一年而已,蛐蛐四年怎么可能见异思迁。不过即使他以后退役了,不再出现在公众的视线里,说真的我觉得这个人我再喜欢十年也不会腻。


一个叶粉的自我修养而已。


不算什么证明的证明,一区首版卡和账号,叶修相关周边,和我这么多年的荣耀相关答题记录,免得有人说是分享我现编的故事。


【图片】【图片】【图片】


 


慢慢说,可能絮絮叨叨地有很长。


 


喜欢我叶的第一年,并不知道他叫什么。


算是个开服咸鱼,买了首版卡也没有马上去玩,那时候我才14岁,是个风华正茂的中二美少女,你不要看我年龄小,不是所有美少女都只喜欢看综艺追星热爱腐文化,反正死肥宅是不分年龄性别的,笑。


虽然我在steam圣诞打折氪金,源氏也不贼6,渣基三,可是我知道,我是个会喊德玛西亚的好女孩。


反正我就是入坑了当年宣传得铺天盖地的荣耀,还好我爸也玩,家里电脑也安了读卡器,稳。


然而初二初三并没有那种闲暇的时间去玩,我那时候读的是住宿制的学校,最后直到初中毕业的那个暑假我才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接触到荣耀。


那时候我随便的选了战斗法师,因为甘道夫说不能近战的法师不是好的狂战士,战斗法师听起来就很像能满足中二美少女又想当高贵的法阶又能近战肉搏的梦想,虽然实际上也没啥问题。


我第一次看到“一叶之秋”这个名字,是在论坛精品区的战斗法师攻略里。


真是壮观啊我记得,战斗法师的攻略那时候说不上多,但是也绝对算不上少,浩浩荡荡一大页基本上都是这个账号下发表的攻略,我还蛮吃惊的,心想肯定是个dalao吧,然后慢慢悠悠多多少少地看了点。


反正现在也还找得到,直接在精品区搜一叶之秋翻翻就能看到,什么职业都有,他在所有人都还在开荒的那个年代,就已经牛逼得要命。


啰嗦了半天,说说我第一次见到一叶之秋吧。


他的大名当年在第一区就无人不知啦,就想君莫笑之于第十区那种知名度,但是一开始我也只是只闻其人不见其身这样,毕竟是个咸鱼低玩很难参与到他所在的那种高端战场。


然而有一天走了狗屎运一样的,我在野外练级的时候,很偶然地遇到了野b战场并躲起来看了半天。


啊啊啊,那个画面,即使现在想起来也觉得心动不已,一见钟情你们懂吗?


野战现场的混乱谁看谁知道,我叶就在那个种混沌的场面里,提着却邪,一杆战矛,像是盘古开天辟地,杀出了一片清明。


我知道肯定有人要说我粉丝滤镜厚得就像生命的白银,但是野战那种环境下真是摩肩接踵人头涌动,一叶之秋杀进去的时候我还不知道那是谁,但那种锐不可当的,虽千万人吾往矣的那种气势,深深地深深地震撼了我。所以即使我叶后来有了心脏之名,换成了君莫笑的散人快打,提起他,我心里都会想起那个夏天里,那个人带着他的战矛势如破竹地杀进乱围里,点燃了世界。


我那时候就在想,沃日,好几把酷炫。


中二病的热血在一瞬间就被点燃了,真的帅爆了,后来都说王杰希周泽楷有煽动性,但是那一瞬间我只想站在这个人背后摇旗呐喊为他献上祝福,他要去征服世界。


后来我木呆呆地没反应,被人杀了都没注意,灰掉的画面里一叶之秋已经搞定了一切抽身离开,但是我心里的那幅画面可能永远也不回褪色了。


我复活回城以后加入了嘉王朝,那时候荣耀已经有一些小比赛,要有职业比赛的消息已经传出来了,我就想我要当这个人的小粉丝,我要看他站在最高处。


后来我努力地升级,技术还行终于算是混进精英团当了个替补,也跟在队伍的最后被他指挥着打了几次本,我叶那时候还不是现在这种懒散的烟嗓,声音真是清锐又自信,想来真是年少轻狂。


他指挥的时候有时候得空了,还会指点团里的人几句,我跟着下本的那几个录的视频,我现在都还存着,他和我说,最后那个小战法节奏要跟上哦,啊那时候我想,我应该就是世界上最幸福的粉丝了。


他从来不会让人失望,从来。


 


喜欢我叶的第二三年,他叫叶秋。


高二刚开始的时候,荣耀联盟的职业联赛开始了,第一次比赛前我们都在公会频道里给他刷我们会是冠军,他说那是当然的,那么我们都相信嘉世会是最后的胜者。


终于知道他叫叶秋,我周末回家抽空看比赛,叶秋也好一叶之秋也好,他的比赛视频我还学着做过剪辑,一叶之秋only,叶秋语音only,对,痴汉,我特别喜欢他,听听他那种特有的实话实说般的嘲讽我都开心。他露面不露我好奇过,但是到最后也无所谓啦,我想看他提着却邪一往无前杀到荣耀的巅峰。


然后他夺冠了,我在期末复习的自习课上抱着同桌的手机暴风哭泣,吓得他和我说话都小心翼翼。


我觉得特别好,最后的那个小战法跟上了,像是征服了自己脚下的一亩三分地。


 


喜欢我叶的第四五年,嘉世王朝三连冠。


第二年夺冠的时候我抱着我的闺蜜阿姆斯特朗加速旋转,开心得想要裸奔三圈。


第三年夺冠的时候我在教室的角落里抱着我同桌的手机疯狂锤大腿,他的腿,想要放声大笑又想嚎啕大哭,我叶那么棒,世界都是他的。


那种快乐x3的感觉真是难以形容,那种幸福溢满心底,一叶之秋在屏幕里挥着却邪,我就感觉……我说不出来那种感觉,就像是我只要跟在他背后,就能跟着他征服世界。


叶秋对于斗神时代走过来的所有粉的影响都是难以磨灭的,对叶粉更是不用说,就像我们粉丝群里有几个前辈,成家立业好久了,即使游戏不再玩了,还会关注叶修的比赛,进了季后赛必到现场,叶神被黑的时候,都一群中年人了,还咬牙切齿地撸起袖子去论坛和人撕。


“别人我不知道,”一个都当老总的人生赢家的哥们儿当时和我们说,“只要你看过秋神那时候扛着嘉世向前冲的那些比赛,你就知道他肯定不是那种人,我不会信的。”


他在之前从不出现在媒体面前,除了比赛也没什么话,访谈屈指可数,但是你就是会情不自禁地相信他,信过他超过自己,他就是有这种人格魅力。


反正这感觉你荣耀粉里除了中老年叶粉都没人体会过,解释了也没法懂,想来还有点寂寞。


 


虽然我的梦想不是打游戏,但是这不妨碍你叶成为我前进的动力,比什么都管用,我的学霸同桌是霸图粉,我想我怎么能败给我叶的手下败将的粉丝,我就开始拼命用功学习。


哇你们可能真的不能想象偶像可以带给人什么力量,我高考开始前的那几分钟,手里捏着笔,紧张得要死,手抖得几乎写不了字,我强迫自己冷静下来,然后我想到他,心里面一遍又一遍地念叶秋和一叶之秋,我就冷静下来了,我叶可以夺冠,我当然也可以好好地高考。


然后我就冷静下来,开考的铃声混着空调送风的声音也撼动不了我想考好的心。


中二病不会毕业,也无所畏惧。


 


喜欢我叶的第六年,还是超喜欢他。


第四赛季的决赛是我第一次去现场看比赛,跟在嘉世的粉丝团后面,青岛那场,季冷自爆带走我叶的时候我整个人都懵了,全场都懵了,之后解说和霸图粉就疯了,我脑子一片空白,直到荣耀出现在大屏幕上霸图粉开始欢呼,我都没反应过来。


哎我也不知道怎么说好,之前从来都是别队粉仇视我们叶粉嘉世粉,万万没想到我还有和霸图粉撕逼的一天。


嘉世走的时候谈不上多垂头丧气,但是我心里还是一抽一抽的难过,三连冠风光无限的时候我叶不出场,我想他也一定在某个地方开心着,如今丢掉冠军,大概也在那个地方暗自抽烟。我不觉得他会悲春伤秋,一叶之秋肯定还会提着却邪撕开一切,他那么强又那么温柔,我喜欢的人是世界上最好的战斗法师。


哎说不清那时候的感觉,我组织不好语言,大概就是我觉得很难过,我叶大概也有点难过,但是谁都不会怀疑,他肯定还会一如既往地,扛着嘉世锐不可当地踏着炫纹向前冲去。


其实你们总说斗神这个称号是给一叶之秋的,但是实际上我觉得所有的称号其实都应该给操作者,毕竟那个凌厉得不可一世的角色,是叶修操作出来的。孙翔的一叶之秋和叶修的一叶之秋战斗风格差别就很大,虽然同样强大,但是我更喜欢叶修那种潇洒又自信【停停停你不要再吹了。


我还是很喜欢我叶,失败是成功之母,我叶是荣耀之神。


 


喜欢我叶的第七年,并没有七年之痒。


十分奇怪,因为学业我对荣耀的关注度下降了,但是对我叶,还像是一见钟情的那一天。


硬要举例的话就像追星的小姑娘,他的周边我收集得不太齐全,但是一看到一叶之秋的画面,我都忍不住捂住心口,啊还是那么酷炫。


嘉世的成绩不再像以前一样耀眼,但他在我心里还是闪闪发光的,冠军没了当然会失望,但是我还是保持了一叶之秋only的视频剪辑,现在都还在我的网盘里,10个G你敢信?荣耀论坛的叶版里还有我的精品贴呢。


补充一句,我不是太太粉也不是腐女粉,叶橙这个cp也不差不多从这一年开始成为荣耀的国民cp,如今还是如日中天的,偶尔刷论坛看到腐向同人楼第一句都是不带叶橙可见真是感觉梦回十八。


恕我直言,只有荣耀女神才配得上我叶,除此之外谁都不行。


啊怀念过去就感觉我自己老了,那一年我在第五区开了个新号玩,非常非常不可思议地,遇到了他的小号。


我心里的高玩乃至于我在论坛里听说过的职业玩家,即使在游戏里感觉都是一身高配的橙装宛如在发光,那时候夏休期时不时都有职业玩家在神之领域抢个boss什么的都是一身顶级橙装,所以在看到我叶小号的时候,我简直不相信是他,不过你们现在大部分都知道了,叶修帮兴欣抢boss的时候那叫一个随便,一身环保随便什么职业就去了,反正技术碾压。


由于痴汉好几年我对叶修的声音其实挺熟悉的,再加上叶版有他的音源分析贴,我自己都做过叶修的鬼畜,不知道还在不在G站。


听到那个装备简陋的魔道学者传出我叶的声音的时候我根本不敢相信,我生怕是搞错但是又忍不住地期待,小心翼翼地喊了一句是叶神吗?他转过头来有点惊讶地问是嘉世粉吗,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说了句不算是,是您的粉丝,喜欢您好久了。


他也没在意,笑呵呵地说那都一样啦,接着用那种打着商量的语气和我说,不要告诉别人啊,副本要是掉了秘银吊坠一会儿送我。


我当时都要窒息了,捂着嘴不想让自己失态,整个副本过程浑浑噩噩不过靠着本能还算没出什么岔子,简直感觉幸福在疯狂地捶我家的门,快乐扼住了我的咽喉。


其实我有秘银吊坠,虽然最后副本没有掉落装饰类,他还是送了我一根发带,绿装,说我这小号上也只有这个啦,下次有机会送你更好的,接着就听到那边有人叫他去干别的了就下线了。


我简直要幸福爆炸,感觉可以表扬胸口碎钻石再加十个阿姆斯特朗270°旋转后空翻。


你说说我为什么喜欢这个人,他值得全世界喜欢。


 


喜欢我叶的第八九年,一如初恋。


嘉世成绩下滑的这两年,我还是很喜欢他。


我渐渐成为一个现充,同时也进入叶粉养老状态,我一开始的加入的那个叶粉群不少人也变成了现充,有人退出也有新人进来,但是不变的是留在这的大家都还是很喜欢他。


也见到有人谈他嘉世配合差,论坛开始有人说斗神跌落神坛该改朝换代了,说句实话不难过是假的,但我想啊,像他那样的人,也许真的不需要粉丝什么的,因为他从来不在意,一叶之秋的单挑战绩依旧很强,舆论干扰不了他,其实需要他的始终是我们这些粉丝。


我所在的那个叶粉群属于年代比较久远的群了,大家都是斗神时代入坑或者更早的,年龄和叶神差不多或者更大,我之前就说了,他有一种让人信任和安心的气场,好些人多说过,啊还好有叶神不然xxxx我就坚持不下来了,一想到他,就又多了一点点坚持下去的动力。


我知道论坛里很多人说叶粉的自嗨能力和脑补能力一流,但是也不想想是什么造就了我们这份自信。


他有这种魅力,他对有些人来说不仅仅是一个厉害的电竞选手一个偶像,更多时候你看到他还站在那片赛场上,对很多人来说就是一种无言的鼓励了。


却邪势不可挡,炫纹熠熠生辉。


 


喜欢我叶的第十年,他退役了。


写完想了想还是连着十一年一起写了吧,中间不知道怎么分段。


说到这个地方我难免有点情绪激动,我写下这个回答,就像是在怀念我整个青春。


看到嘉世的公告的时候无异于天崩地裂,真的,我当时还在上班,白底黑字一点一句,就像突然丧失阅读中文的能力,头脑一片空白,不知今夕何夕。


我办公室有个前辈,之前一直不是很熟,看起来非常严肃又死板的中年男人,当时哗啦一下站起来冲出去,过了好久我呆愣愣地看着他红着眼睛回来,隔壁桌的小姐姐和我说,好像是那位前辈的喜欢的选手退役了。


我后知后觉地想,原来觉得世界都毁灭了的人不止我一个啊。


群里当然爆炸了,唉,再加上电视台的那些剪辑和催泪瓦斯,真的,眼睛都哭肿了,怎么化妆都盖不住。


有的人直接A了荣耀,也没有人拦着。


我当时特别矫情地想,怎么会有这么冷的冬天,小战法再也跟不上了。


那段时间人都瘦了,我妈视频的时候还问我是不是失恋了。


再之后一点的事情大家也知道了,君莫笑在第十区横空出世,嘉世开始明里暗里黑叶修,那时候嘉世粉黑叶修就开始有苗头了,粉群群主当时就发公告,原话是:“叶秋是什么样的人,群里各位粉了这么多年各有心里的计较,如果还喜欢的当然可以留下,不过如果喜欢他连信任他的人品都做不到,那我们可以好聚好散,想要离开不用打招呼,理性讨论适当,引战禁言,拐弯抹角酸里酸气的黑直接踢。”


后来嘉世出局,情况像是野狗脱肛,叶黑越来越多,论坛一天撕好几页的主题帖,舆论大环境几乎一边倒向嘉世,叶版几乎被爆破。


但是叶粉什么时候怂过啊,斗神时代的时候我们就横着走,嘴炮不输jjc不虚,都说粉随蒸煮,他这么好,我们难道要给他丢脸?我叶即使是退役了,不帮着你嘉世了,那也是他的选择,还轮不到你们这些辣鸡来黑他。


不可能忍得了,真的,群里好多潜水的人都出来了,一排马甲号换着上去撕叶黑。


后来起起伏伏好几次,虽然叶神一直没出来说过,不过他从来不出现我们也习惯了,该打的jjc还是要打。舆论变向,稍微有点脑子的人都看得出来有人在操作在买水军,然后我们撕黑就有了调度。


包括在叶版的撕逼也是一直有调度的,叶版的好几个千人大群里,大小版主和管理都在。


很长一段时间内入群须知就一句话:“别人怎么黑叶神无所谓,但是记住,作为一个叶粉,不准给他抹黑。”


挑战赛的时候事情进一步发酵,在爆出叶修就是叶秋的时候事情达到高潮,我现在很难回忆起当时那种状态了,没有谁不难受,说着我们是叶粉,但是嘉世也是叶神扛了这么多年带着打下王朝的队伍,这种抉择简直就像你爹妈离婚你决定跟谁一样难以抉择,脱粉的人太多了,但是你知道他们只是难过。


太难了,太难过了,难过到甚至怀疑自己,有人在群里说:“要是叶修出来说一句就好了。”我隔着屏幕都体会到那种近乎绝望,没有支持的战斗太累了,你知道他不是那种人,但是又从来都没有解释,我有时候都会想我是不是在为了个不那么好的人在做这些无用功,我喜欢的也许只是我心里对这个人的一种印象,但是没有人放弃,坚持到这个时候谁都不想放弃了,维护叶秋几乎成了我们的本能,大家互相鼓励,说等到挑战赛结果出来,就一切都明了。


有时候实在是累到不知道说什么了,我就会上游戏看看他送给我的那个绿装发带,想起他说小战法要跟上啊,我就想,醒醒,你叶会是他们瞎几把黑的那种人吗?


当然不是。


我把这个发带的截图和故事发到群里,死水沉沉的大家又讨论起来,讨论跟着叶修下过的本抢过的b,气氛好了很多,我们这种老粉在嘉王朝的时间那么久,总是多少有点和偶像接触的经历的。


你一旦想起你当初为什么这么喜欢他,你又会燃起那种信任,发自内心地觉得,叶秋也好,叶修也罢,那么喜欢荣耀的斗神,怎么会是他们说的那种毫无仁义反水母队的坏人呢。


最后兴欣赢的时候,真相大白的时候,大概所有人都在哭,群里大家话都说不出来,一个劲地发祝贺彩那个小礼花的emoji,我的那个中年叶粉同事在部门的微信群里发了一个超大的红包也不说为啥,我想了想,上淘宝给兴欣寄了个烟灰缸。


那可不是吗,我喜欢的那个人,还是我心里的荣耀之神。


 


现在他又重新回来啦,一叶之秋也好君莫笑也好,我匮乏的语言很难形容他具体有多好,说了半天都在吹他,不过我们叶粉的日常也就是吹叶了,现在他要带着他的小网吧队一路冲向季后赛了,他说要力争总冠军,我就相信他会拿到总冠军,刚刚喜欢他的时候我就坚信他不会让人失望,从来都不。


他的生日刚好也快到了,那我就在这里提前祝他一句生日快乐吧,明天起床认真上班拿工资,筹资给他在h市投放生贺广告我们也做了好几年了,今年也不会例外。


 


祝我的荣耀之神,这一生武运昌隆,一往无前。


 


编辑于2025-05-20










一个瞎扯的故事,写的时间间隔有点长,有一部分感想是来自我自己,当初追连载的时候追到兴欣夺冠的我真是和我的同学一边排着体检的队伍一边涌豹着哭泣,他那么好,真的可以当做一种动力放在心里,高三最后我就是这么过来的,说我是中二病我也认了,确实这样的。


谢谢看到这里的你。

投简历的一些感慨加经验吧

翊斓:

最近在帮公司弄一些简历,整理的眼睛都要花了。整理完了,有一些想法和感慨。算是我个人的想法吧,安利给首页的妹纸们。




1.  如果你给公司以邮件方式投了简历,请你再三确认自己发送的东西是完整的!(即简历加上一些其他的图片)


    我已经遇到了不是一个人,只投了图片!简历呢,你的简历呢!!!最重要的东西消失了。虽然图片也能看出来部分信息,这也就是我们这些小员工会仔细看,要真的是领导他们会看吗?简历没了,就意味着连基本的联系方式都没有,如何联系?




2.  如果你投的压缩包的文件,请确保自己的文件可以下载。


    好多人投完了就不管了,压缩包也是有期限的。最好自己回头检查一次,同样可以用在上一条,防止有文件丢失。如果发现发错了,可以再发呀!我遇到了一个人发了3遍(他成功的让我记住了他)但是此招并不推荐呀!!!我可不像误人子弟。还是一次为准最好!




3.  再说一说简历的事情


    简历最好简洁大方,该有的内容要有。自己的信息那块不用说了,估计这个大家都明白,随意。


   说一说我认为比较好的一点:整个简历里最好包括了你大学期间取得的所有成绩。学分绩点,四六级,计算机二级,奖学金等等。而这些要用黑色粗体标注。这些标注了会让人一目了然,招聘关注的也就那么几点。有些学霸的简历真的做得特别棒,小小跪了。




4.  题外话


    大学期间,该有的硬件还会要具备的。四六级,计算机二级,不要小瞧他,还是很有用的。另,奖学金和荣誉称号这些很有用。不过每个企业关注点不同,但是基本硬件还会要有。每人都有自己的优点和闪光点,要相信自己。




原谅昏昏沉沉的我,暂时想到也就这些,希望能帮到你们。


最后祝愿无论是正上大学的,还是正找工作的妹纸们都能幸幸福福的找到自己满意的工作。mua! (*╯3╰) 


    

2015剪刀手年度总结

今年暑假头脑发热开始接触视频剪辑,至今为止已经4个月。算上没好意思往b站发的一共剪了12个(包括一个小片段)。也经历了从爱剪辑换成vegas,下了一堆片源一堆素材一堆空景,挨个尝试新效果的过程。明年也想继续当一个剪刀手不过不要像今年那么菜啦,努力进步OVO


一.【盾佩】如果我变成回忆(15.08.20)

试手,事实证明爱她就不要拿她练手,我简直在毁我为数不多爱的bgcp。节奏完全没有,大段重复,完全直接搬了卡特特工的开头,而且软件问题出来以后音画错位严重=L=彻底的灾难,完全不想打开再看的黑历史。


二.【TSN】【ME】Cry Me A River(15.08.26)

来自阿沁的歌和梗,爱阿沁=3=歌很好可惜落在我的手上了……又是软件问题音画错位,节奏上稍有改进但还是有很大问题。经历两次失败以后怒换软件就此投入了vegas的怀抱。


三.【TSN】【ME】CRY ME A RIVER【重剪】(15.09.30)

换了vegas以后的第一个成品~开心~没上任何特效和转场OTZ说实话字幕都是才学会加的来着,逐句加字幕简直累到死,还为了偷懒特意每一句都很长~改动不大,基本就是剪了一小段保证音画同步,然后尝试了一下提取人声台词,结果还失败误删文件,最后好几段想配人声的地方都空过去了,心累。


四.【楼诚】论楼诚与欧美发糖歌的契合度(15.10.02)

今年入的最魔性的坑!视频计划里塞了一堆poi和漫威的,结果最后剪的最多的是楼诚及衍生,到现在都没去粗剪poi。攒了四首自己最喜欢的英文甜歌,算是抒发自己被甜到泪流满面的激动心情。试了四个画面效果,败笔是字幕,纯属为了好玩结果太抢眼的字幕真的是破坏画面……


五.【盾佩】千里之外(15.10.17)

出于对放置欧美圈那么久的一点愧疚之心和亲手毁了一次心爱cp的苦痛【不。尝试了一下动态的两种不同效果字幕的组合,其实静态效果会好很多,拦不住自己作死【。总的来说还算是满意吧。


六.【楼诚衍生】半面妆(15.10.24)

水墨画面+二次曝光,片头做的还是挺满意的。但是首先片源画质不行,画面大小不同意,水印去台标去字幕留下的画面没挡住,转折突兀,节奏乱七八糟。不怎么满意。


七.【楼诚衍生】青衣(15.10.25)

一个周末剪了俩!佩服自己。剪的意外的挺甜,开心。放大画面加了前景框以后水印档的差不多了而且我好喜欢这个前景框诶!【。竖版字幕我喜!节奏把握自我感觉还行,不过又是一贯的仓促结尾。啊,习惯就好。


八.【楼诚衍生】The Swan Song(15.10.31)

尝试了抽色,老老实实做完了长长的前奏结果结尾凑不出画面痛苦烂尾。过去现实交替可能有点乱,字幕字号大了做的时候没感觉出来渲染完才发现,懒得改。之后改了一版加了两段原音台词让剧情更明白一点。


九.【王男舅男混剪】my song know what you did in the dark(15.11.08)

看完舅男鸡血上头想和王男一起来个混剪,然而死的很惨。教练我不会剪快剪QAQ除了证明自己真的没法驾驭快剪以外没有任何作用,手都快抽筋了。好想拥有准确踩点的功能啊嘤嘤嘤……


十.【楼诚衍生】Memories(15.11.20)

有吃到了这对的文所以又剪了一个,剪完发现好像可以强行和The Swan Song扯上关系简直开心死了【喂。凑了很久凑出一句“志雄”,一贯的做完整个前奏没心情做完,突兀结尾,但是我还是好喜欢这个,对话多就是爽嘿嘿嘿。


十一.【楼诚】Gone Gone Gone(15.11.29)

明明是和发糖歌那个视频同时攒的脑洞,结果剪衍生剪太嗨楼诚都不太想剪是怎么回事= =很喜欢的一首歌,歌词适配度99%。没啥技巧纯粹想到哪剪到哪,不好不坏吧。


十二.【TSN】【ME】angles 小片段(15.12.18)

说好了要复习其实一直没好好复习,还摸鱼剪了一段……算是喜欢的这首歌里和这对最配的一小段,之后剪了完整的视频应该会放进去当个彩蛋吧。


自制 攒了很久的脑洞,这歌太合适了不剪对不起歌词。粗破天际的双箭头。双视角,先阿诚视角后大哥视角然后虐狗视角【什么鬼】保证无虐啦~

自制 楼诚衍生拉郎,黄志雄x曲和。食用完 @小梅枝上东君信 太太的《永团圆》之后鸡血上头又剪了这对,太太的文超级治愈超级甜!强推!这个大概可以算《The Swan Song》的前篇?两人因志雄去服兵役而分离又再度重逢。一贯的做完整个前奏没心情做完,突兀结尾,望包涵。

【楼诚】秘密基地

并不是文手,只是打个鸡血。各种胡扯不要介意,一切ooc和bug和渣都属于我,他们属于彼此。

=======================

今天是桂姨出门上香的日子。

阿诚缩在角落里不吭声。大约是因为今天要去庙里敬佛的,桂姨没像往常一样打他一顿,只是临走前看着蜷缩着的黑瘦身影啐了口,命他把家里的活都干了就拎着东西匆匆走了。

待听着脚步声听不清了,阿诚慢慢转过头盯着锁上了的门。确认桂姨已经走远不会回转了,他才转过身子,从压在身下的柴草堆里摸索出一张包起来的地图,又把缝好了饼干渣、馒头屑的破棉衣裹在身上。

这个小小的柴草堆就是他的床,也是他藏匿“物资装备”的秘密基地。在桂姨知道他的身世之前,他也是曾有张真正的床的。不大,但是铺着垫子,罩着单子,有小被子和小枕头。但之后那张床就不再属于他了,桂姨说宁可烧了也不会让一个夺走了自己孩子的骗子躺在上面。

当时阿诚不懂,他哭着求妈妈不要打他,之后的许多个夜晚他也曾想那张小小的床。不过睡在床上的那点记忆很快就和桂姨那曾经温柔的呼唤一道变成了再也找不回来的时光中的一部分。

柴草堆里还有一把钥匙,那是阿诚偷偷藏起来的。他很耐心,拿到钥匙之后一直将它藏在秘密基地里,直到桂姨真的以为那钥匙是丢了,也没觉得是他捡到了钥匙——他一直被锁在家里呢,若是被他拾去了可不早跑了么——于是也没有再花钱换一把锁。就在前几天,阿诚攒够了他觉得足够支撑他回到孤儿院的食物,从大少爷的房间拿了张地图——他虽看不懂,但是可以找人在上面画出回去的路线——这么想着,阿诚把地图和钥匙都藏在一起,就只等着今天,他要远远地离开这个屋子,离开桂姨。

他还是个幼童,大字不识、饱受折磨,偏偏被逼出一颗玲珑心。计划简单又变数百出,却是他当下唯一一点希望。阿诚挪至门边,轻手轻脚地打开锁,推开小小一道缝隙,把自己挤了出去。

当切切实实、完完全全地从那扇门中出来时,阿诚松了一口气。但随即他就又惊慌起来,走了两步之后便跑了起来,好像身后的房门会长出牙齿、伸出利爪将他拖回去,然后就是劈头盖脸一通虐打。此刻正是中午,明晃晃的太阳高悬在头顶。为了省下逃跑用的食粮,阿诚一直在克扣自己本来就不足果腹的食物。而到了夜里,他又时刻担心会不会睡过去后自己藏起来的东西暴露,无法安眠。跑出巷子后,疲惫、饥饿和恐惧捉住了他,来来往往的行人在他眼中逐渐幻化成种种骇人可怖的形象。阿诚慌不择路地逃着,最后倒在街上时心里想的只是:我不要回去,我宁可死在街上也不要再回去。

因此,当他醒来看到的不是正朝他落下的棍棒,而是正望着他的明大少爷时,阿诚愣了半天才找回自己的声音。

=============================

一切似乎都很好。明楼发现了被桂姨虐待的阿诚,和大姐商量后赶走了桂姨收养了阿诚。他还做主给阿诚安排了房间,有床,有桌椅,还有一个小书架——虽然上面现在还只能摆着些用于启蒙的书和课本。

阿诚来到明家已经快一个星期了。除了还是不怎么习惯叫大哥大姐,吃饭时总是小心翼翼又十分珍惜不敢多吃,逼得明楼明镜不得不时不时找机会给他加餐以外,一切似乎都很好。

但是为什么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呢?明楼揉揉额角,叹了口气。他知道阿诚还没有真正把自己当做这个家的一份子,但是阿诚隐藏的太好了。除了过分安静乖巧,不时望着窗外发呆以外,阿诚表现得完完全全就是一个还有些放不开的孩子。

就在这时,家里新请的佣人吴妈敲响了书房的门。明楼让她进来,吴妈有些迟疑地开口,说阿诚少爷不愿意我进房间打扫,只说他自己收拾就可以了。可是今天她想着要换下床单被罩拿去洗,阿诚又不在,她便同大小姐说了后进去了。谁知道在枕头下压着张地图,床底下几个空盒子间藏了个装了几块饼干的小盒子。吴妈拿不准这些东西是扔了还是不动,大小姐刚刚又出门去了,因此过来问问大少爷的意思。

得,说来就来。明楼有些头疼,这小子藏的还真是够好的。至于东西,扔了肯定不行,不扔又怕放坏;这事呢,要说怕藏的更深,不说又不能真当不知道就给放过去了。思索了一下,明楼让吴妈不要动那些盒子,这事之后他会同阿诚说。又嘱咐吴妈买些能久放的吃食搁在厨房,就打发她出去了。

晚上,明楼教阿诚认了些新字,又考校了之前讲的,便结束了今天的补课。明楼看着乖乖收拾桌子的阿诚,心下感慨,开口道:“阿诚,以后收拾房间这事让吴妈来就好。你现在还是太瘦了,我让吴妈今天又新买了些吃的,你饿了尽可以去厨房拿,不必顾忌。”

他看着小孩僵了一下,偷偷往床那边看了一眼,然后点头,软软地说了句:“好的,大少……大哥。”

明楼失笑,揉了揉小孩的头顶,满意地看到阿诚有点脸红地垂下了头。

第二天吴妈再去打扫房间的时候,床底下只剩下那几个空盒子,而明楼书架上失踪了一段日子的地图也不知被谁放了回去。阿诚像是终于度过了试探期,也会开始主动和明镜、明楼说话,陪着明台(或者说看着明台)玩耍了。至于盒子、地图和那晚的几句话,两人都没有再提起过。

============================

再后来,明楼明诚回到上海担任新政府官职。为了扮演不合,让阿诚在明家“仆人”的身份更加可信,明楼把家里那几张合照换成了三人版本的。那天晚上,明楼来到阿诚房间,随手摸了摸枕头底下。自从加入组织接受训练之后,阿诚学会了很多藏匿情报和物品的方法。但是阿诚依然改不掉放些东西在床上的小习惯,譬如一本还没读完的书,或者一张随手画的小像,这现在也成了两人“情趣”的一部分。

明楼摸到了一个信封,空白未封口,里面装的东西比信纸小也比信纸硬。抽出来一看,是一张合照,大姐坐在中间,明楼和明台站在两边。明楼心里像是被击中了,有些微微酸涩的幸福。他想起当时拍照时,阿诚先是给他们拍了一张,然后在大姐的要求下跑上楼回房间换了一身衣服,四个人一起又拍了一张合照。他把照片放回信封,隔天拿了张四人合照塞了进去,压回枕头下面,没有再提。

自制 一个什么都没有的渣混剪,除了证明自己真的没法驾驭快剪以外没有任何作用……对不起特工们,渣都是我的帅都是他们/她们的。

我的LOFTER登录首页:
www.lofter.com/login/1024158977/147482627
点击预览

自制 楼诚衍生拉郎,温州一家人里的黄志雄X等你爱我里的曲和。彩色现在黑白过去,剧情是两人在一起后志雄受战争后遗症的刺激酒精成瘾无力自拔,决定离开曲和。而曲和找了三年也等了三年,终于找到了志雄。开放式结局。